阿卡姆精神病院

漫威dc双粉,常年混在同人圈,基本养老,没有洁癖,本命Jason Todd

【无紫】看

被襄阳之战啪啪打脸,就想吹个紫薇

预警有独孤X紫薇倾向


  它在那人领悟剑道之初便在了,因没有实体,意识朦朦胧胧,像只背后灵一样贴着那人。

  那时他也还是个少年,有着少年独有的肆意风流,在他身侧的是青光,青光似他,满心满眼的武学剑道和天下苍生。

  它喜欢青光,因着它认为,青光和它是同类。

  那时它太弱了,连保持意识都困难,更别说与它所想的同类谈天论地了。

  青光不知道它,它苦闷,绞尽脑汁想,什法子没有,它的一切也不过是绑在那人身边才体会到的,它懂甚?

  青光唤那人“主人”,于是它也这般唤。

  没人知晓便是了。

  它很是寂寞,主人在变强,它也在,它意识愈发清晰,与人交往的本事却一如从前,半点长进没有。

  难熬。

  直到有一天,主人身边出现了把新剑。

  它不明白主人为什么突然不用青光了,青光很锋利,没有丝毫磨损,经年的并肩作战令他们契合无间,主人名声正响,这个时候,换剑怎么得了?

  它纳闷,青光却似乎明白了,一扫刚被换下时的不安,坦然去寻自己的路了,他待新剑很好,这好里掺了点不明不白的情愫,它不懂,很多年后它懂了,便笑青光这一心向道五大三粗的汉子,看得确是最通透的。

  新剑叫紫薇。

  他与青光不同。

  青光好看,是那种威严的,令人神往的英挺;紫薇好看,却透着一股柔,他的美是单纯的,似飘落的霜花,似清灵的泉水,他有一种,单纯的,叫人喜欢任何美丽的事物一样喜欢他的美。

  它最忘不了他的发,与他们的主人相似的发,白如昆仑山巅上雪,不令人感到寒意,反和触到了暖玉一般,叫人神迷。

  紫薇,紫薇,为何是薇呢?

  它不通人情世故,却是托了独孤的福,看过几眼典籍的。

  如是微,那毕是取自天上星宿之名无误,可,薇?

  难不成,还是紫薇花吗?

  它将自己逗笑了,那紫薇剑似有所感,看了它一眼。

  紫薇的眸很美。

  澄澈的紫,仿佛星河都在那眸中流转。

  它呼吸一滞,好笑的是,它不该会呼吸。

  它只是微末的灵罢了。

  紫薇于它是不同的。

  他会看它。

  那般认真。

  或喜或忧,总是对着它的。

  对着它笑,对着它蹙起秀丽的眉,对着它羞红了脸。

  他嗔:“主人。”

  它惊醒。

  紫薇当然看着它,透过它,看它离不开的人。

  紫薇看不到它。

  而它无法忽略那不由自主涌动的情绪,为一个根本不知晓它存在的人,它无法忘怀,在主人少有的未执剑,而是拿起女子梳妆用的眉笔,在紫薇清秀的脸上点上一点流朱时,紫薇如倦怠的猫微微眯起双眼,眼神却直勾勾盯着它时,它的心无法抑制的疯狂跳动。

  奇怪,它根本没有心。

 

  紫薇于主人,大抵也是不同的吧。

  它默默想,至少主人从未对青光做出这么柔情的事。

  谁又能拒绝紫薇呢?

  它爱的人只是冲它微微一笑便把它的魂给勾没了,他甚至没在看它。

  紫薇放得开主人吗?

  小心翼翼,没有半点在外是毕露的锋芒,只是悄悄勾上主人的指节,便能偷偷开心许久。

  多天真。

  「紫薇软剑,三十岁前所用,误伤义士不祥,乃弃之深谷。」

  他由不可置信变作绝望,消失在它眼前。

  主人在那悬崖万丈之前伫立良久,它不确定主人是否和它一般死死盯着那深渊,它无暇顾及,它最爱的人消失了,主人又改用了新剑,它懵懂如当年,只不过有别于十年前青光被换时它的一时忧愁,如今它痛,为那坠落的人痛,痛得撕心裂肺。

  为何?为何?

  它甚至恨上了主人,予它性命的主人。

  为何?为何?

  紫薇那么好。

  一幕幕串起,它明了,哑然失笑。

  紫薇是软剑。

  软剑无常,主人不用青光是因为青光不够凌厉,不够他逞他的意气,而紫薇足够。当他的轻狂不宜留下,当他要静下悟道时,他就是时候弃了紫薇了,紫薇不受驾驭,他的血性是息不得的。

  既收不住,便弃了吧。

  从一开始紫薇的结局便定下了。

  他是主人完成大道的垫脚石,像烛火被消耗殆尽。

  它可以凝形了,它管自己叫无。

  它是无剑。

  无剑等这一刻许久,可真当这一刻来临的,它只觉得迷茫。

  现在是“他”了。

  他亦有一头如霜长发,似主人,似那个他痴痴念了数十年的人。

  他念着他,他紫色的眸,他脸颊上的朱砂,他毫不收敛的张扬,他时时展露的骄矜。

  他在坠崖那刻失却的信仰。

 

评论(8)

热度(22)